• 2010-12-04城南旧爱 - [游記]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milingeveryork-logs/86882560.html

    000063 

     

    000065 

     

    張相片

    000061 

     

    000060 

     

    張相片

     

    張相片
     
     
    張相片
     
     
    張相片
     
     
    張相片
     
     
    張相片
     
     
    000059
     
     
    張相片
     
     
    張相片
     
     
    城南|鸣羊里 @ 南京
     
     
    彼城漫游,我大略也会看一番地图,以掌识东西经纬,南北走向。但凡在卫星地图上看见颜色深郁密聚,屋宇分布或规则或无序等连片区域,又在旧城之内,定是必走之地。
     
     
    乘车至仙鹤街,眼见路两旁商铺林立,更有一块招牌写着“民俗小吃一条街”。按地图座位老城区应在由此处开始,只是眼前物致实有所出入,这也是行走他城常遇之事。因此次行程并无精算具体目的地,大方向掌握,便可任意浪荡。我转身环顾,见仙鹤街对面马路远处,不见现代马赛克楼宇住宅之类,却遥见天幕之下是一片连绵平房的安身之地,至老城墙终,出于对旧城观察的直觉,心谙这该是老城南的腹地,自径直前往。
     
     
    青瓦灰墙,道途屈曲,电线横错,途人步缓,正是探听老城人情的旧好风景。家常器物衣履多见于街内,偶有妇人携孩童与街坊相谈,或有牵挽红白双喜马桶的老人经过。之间有孝顺里、鸣羊里、饮马巷、谢公祠之类的搪瓷湛蓝路牌挂在墙上,视觉顺势落在三层推进徽派高墙之上,门外照壁处有菱形福字石雕,过往这里必定有大户人家,尽管周遭屋宇陈旧亦未减秦淮旧宅的幽雅。

    途经某处门户,见院内里层次有致,间隔木门尽管褪色,但腰上皆是精致雕花,砖石地面青苔点点斑斑,很是吸引,便内进。许多城市的旧宅大院都由政府租给市民居住,几家几户聚于一个宅院内。再有加建厨厕之处也占据了好些地方,整体形容都显得浓缩且笼统,大杂烩的一处。我犹爱着眼在此等旧宅的建筑布置与居民的生活细节之上,以了解居民与旧城之间的牵连。青苔的疏密,木衣架的斑迹,可略知气候潮湿之多寡。居民晾挂的衣物,家居器皿的使用也大可识辨居民的家境。悬挂瓦檐上的鸟笼或出入居民无过多干预我等陌生人的进出,具能体会到居民的平素亲切。安心宽容的氛围,如此城见过,他城亦似,只是筑宇布局,居民语调等稍作区别。而巷陌当中与街坊擦肩的距离,眼见淡定的面貌令我无用防备,大可慢慢行走,细看,保存了对此城的淡淡亲和感。
     
    出入数间旧宅,碰上某户门前几个妇人在聊话,她们跟旁搁了一只圆形竹箕,内里放着密密麻麻的豆子,都涂抹上一层酱染的黑褐色光泽,上面半盖着蝉翼般薄的纱罩在把豆子晾晒。我是易嘴馋之人,特别遇上地道小吃都好奇贪新。问起此是何物,老妇说道:是酱油豆。我见其有趣,正要拍摄,妇人却热心地用铁勺子掺起一勺让我尝尝。呵呵,好大的一勺,也让我客气了,择几颗放入口中就好。不会太咸,还是带着微微的甜味,像是用酱油,糖卤制的,想必是家常小菜,餐前佳品。老妇见我好奇,还拿个袋子让我好带些离去,我心里欢喜,但还是言谢。其实后来再想,沿途细细品尝也未必不是一番风味,何必婉拒热情。
     
     
    宛转间,看到一位白发老人,身躯修长,双腿矫瘦。他一扬身上浅蓝衣裳,边扣纽扣,边向前走,形迹轻盈。我想,他应是长腿叔叔,安守此处的老精灵,往常不易经见,正欲追往见其一面。却在转折处,眼目渐朗,淡出鸣羊里,前面是宽敞马路,长腿叔叔亦消失在背后徽墙旧色之中。
     
    写于 2010年《城市画报》268期
    
    
     
    分享到:

    评论

  • 好片~
  • 感觉好
  • 小小的物体更能激发大大的回忆
  • 挺美好的!
  • 不同的城市却有同样感觉的街道,唤起了过去
  • 惬意的生活~~
  • 静静的。让人想拥有。
    普通的。让人想获得。
    自由、安详、幸福。
    谢谢。
  • 哎呀呀~~~第五张的小P孩好可爱啊~~~~捏!!
    意境最喜第八张的屋檐!最灿烂倒数第二张!
    视觉享受!无限想象~~~~
  • 感觉和上海的一些老式里弄差不多,漫步其间有一种极度放松的感觉!
  • 是南京么?
    呵呵
    感觉好熟悉啊
    能用你的照片来画画么
  • 那个豆子我们叫五香豆,小时候家里常自己做。非常锻炼牙齿。

  • 我在想,York提过的,现代的东西,会对以前事物的感觉造成破坏,也不完全是这样呢。比如那张房子和电线的图,就没有什么不和谐的,二者的色调一致,都有自己的历史,只是长短不同罢了,而当电线的那部分深入墙内的时候,二者已然成了整体,历史已经交融在一起。而且,电线也使这个房子不同于其他的建筑,使之更生活了。
    另外,这幅图的色调,感觉,还真是很喜欢
  • 那个对联,不知道寂寞了多久呢。。现在还在寂寞着。不知道被粘在最下边的是什么时候贴的,而它上边又有多少层,一年年地被粘了上去。很有Feel。而那些零碎,那么脆弱,让人怜惜。。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夹子的那张,下边白色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却感觉比夹子还要吸引我。。
  • 豆子看的我也好想吃呢~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