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0-30热奶茶一杯 - [游記]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milingeveryork-logs/81403357.html

    張相片

     

     上海 | hypo

     

     

    放下行李,眼目所见还未跟得上脚步,已身随惯性,习于对城市交通工具的使用本能,走下隧道。找售票机、填塞零碎、买代票、入闸、出闸等,忽略地铁途上种种耳听见闻,匆匆忙跟上古乐急促的脚步,待他看过地图,我是完全无盘算的就按他大略掌握的路线走,将要抵达他说的目的地 ––  hypo

     

    穿插登徒一段光鲜商厦内的电梯走廊之类的路,我懵懵然,古乐进商场是什么想法。他少言,我惯常不问,且无意识,自随他走。来至某层见一间小店竟然排了长长人龙,是小杨生煎。原来古乐先想好的是晚餐的事宜,也是吃过令人饱满的上海食物。

     

    至于排队多久或打包多久都好,又继续走,是匆匆的。感觉到古乐急着要走到的,谈及多次,想象多次多次的hypo,就如他要心促地去见一个挚友一样,他的脚步比往常要快。我紧密脚步,捧着打包的小杨生煎。只想看看沿路风景,看看途人,当时我亦不知这是南京西。

     

    留连在路向失算的无知中,瞬间转入某大门,某住区。黑暗中有毫不耀眼的街灯,路阔,两旁有旧别墅,早已往前铺排好。听觉上的转瞬安静,我没料到这样转入了另一个世界。在对这个城市毫无意料如何将方位掌识前,我是,疏生好奇的过客,脑内盘算,急步频频之间,已来到之前凭各种联想,但与眼前毫不对应的夜里的静安别墅。是夜里,余下几晚都是夜里再来。这个别墅区,我不知规模,只觉走得急,走了一段路,每座楼分隔之处都纵横了十字的方向。心中已浮想过无数个可能,古乐会往哪个位置拐弯。十字路口就是要导引出方向变异的感觉,我大概是梦里见过或对旧区的熟悉,随心的直觉才会对每个转角特别敏感。如果没有路变纷呈的弯角,我们就无需走过这别墅区,随随便便找条路绕过去或会更好。转个弯,将再缩窄某种心理的宽度,距离的步长。那将不再是沿途走来的阔路,而是通往更狭小更私密的地方,进一个小房子或院子什么的。我不敢再想象,因为这里每家每户都不需想象便是如此,内心充满肆意迷路但将即抵达安稳的兴奋。也是心急的缘故,下意识到那是我们要很快能靠近的,某处,于这个城市离私心最近的地方。这种地方是旅人都期待每次到来时都能在此停步的,只是古乐在上海选择了hypo,我将会与它初见才有期待。或许hypo有一个贴心的房间,有一张最适意的床。我们将很快能躺在这张床上,放下从南方带到来的倦意,酒店的床是绝不可能有的。古乐可能一到那里就躺下睡着,也说不定。

     

    果然有预料中的转弯,周围都漆黑,附近居民似是已早早入睡的境况,我还在胡思乱想。是个昏暗的院子,屋宇的距离再度近身拢紧。面前有橘黄暖光,落地窗,盆栽,素白室内。逆光下,门框剪影被推开,一所打理得优雅洁净的别墅。这里就是hypo。这句话就是推门进去想到的第一句话。

     

    屋里只有一个短发小圆脸的女生对我们点点头,跟古乐说有纪不在,或出去吃饭什么的话,我想他们可能也不是很熟的罢,就无语地坐下各自摸索起自己的手机和小杨生煎来了。女生给我们倒了两杯有柠檬味的清水,自顾自的在一旁玩猫。

     

    刚才的步速太急,屋内却静得不习惯,也不好意思移动,吞下一口气叫自己安稳些,心跳竟然还是听得到的。喝水也不敢大声,生煎包咬下去的声音就最不检点了,又怕汤汁飞至周围或古乐身上,要斯文,轻轻慢慢噘咬入去。看看那女生也不多语,藐了古乐已经很入状态,象回家一样,丝毫当我消失,更不可能听到我咬包的声音,才舒坦下来,待时间过。美味的生煎吃了几个后,肚子和心情都踏实了。

     

    当晚,我初见了有纪。她身态薄小、长发、平齐刘海、衣着有style、笑容和语调都很淡定亲切的。她问古乐喝点什么,还是奶茶吗?古乐不用想就点头。然后记得是需要良久的时间拌匀,有十至十五分钟吧,有纪才将两杯热热冒汽的奶茶才端至面前。第一口奶茶的味道很淡不甜,又有一种香料的味,是肉桂麽?那是能催情的。有纪泡的味道是有不同,会淡些。那是后来比较过另一位店员苏菲泡的奶茶才得出的结论。我是喜欢甜一点的,是我对奶茶的偏爱,不过淡的口味,或许是在这里才有说不清楚的特定偏好吧,味道太影响记性了。

     

    至于初见面的那位女生,我一直不知道名字。只是某晚再来,hypo将近打烊,她试戴了一款宝石红色圆型无镜片的眼镜时,我看到很有爱,便说:你的眼镜好好看。她抿了一下嘴唇,低了点头,有点不好意思的问:“什么?”我回应:“你的眼镜好好看。”她微笑着说了句:“谢谢。”之后各自收拾,离开时,她也没有再戴那个眼镜。

     

    随后,我们几晚都会到hypo,有一晚没有到。只单点热奶茶喝。

     

    我们每晚过来就探出手机上微博,上豆瓣之类的。其实我没有太多东西要看的,就是古乐回酒店不能上网就须忙忙应复些朋友的话吧,我也不了解,他晚上多是捧着iphone,划上划下,估计他也是这样想我,指触密密不停。我有时会趁他不为意就偷拍他,他也知道,心里也许在嘀咕。我原想拍他发微博,但想想还是删掉了。

     

    有晚早到,我是累了躺了一下想睡还是怎样,终究没有睡着。是太安静和双脚总屈得不舒服的缘故,托腮又发起呆来。每日走一天的事实,我是有点倦,继续喝奶茶。奶茶不可能喝得太急,泡好刚端上来的时候是很烫的。就是慢慢喝,一口两口。发一两个微博,回一两个微博,转一两个微博,搭载片刻的发呆,接下一口奶茶时,看见杯沿有嘴唇贴过白色杯身上的茶迹,我的心神才提及回来。缘因茶喝得太慢,又有香料的味道,又是看着墙上的圆钟,指针拨走的时间罅隙,站起来,绕一圈,处处掂碰下店内各自的布置,回到椅子上坐下,这些颇有聊赖又闲淡的时间便关注起那些茶迹来,然后心思游云,松松疏疏,又喝了一大口,好暖。约摸将茶喝过将近一半的光景,我才想起要把刚先的情景用相机拍下来。可惜,奶茶在杯子内的比例和茶迹的搭配已不是最美相衬,那或者只有待另一晚了。那晚我还关注到窗台上两只小公仔,是光着身子站立,双手垂直夹紧身体,手背外翘的babe天使,常见但不知道名字。一个兔子头,一个树熊头。我叫他们angel la babie吧?

     

    喝奶茶时,还有另有一件趣事可以玩,就是吃它的“衣”。因为热牛奶凉了之后都有层胶质的薄“衣”在表面,奶茶上的“衣”是褐色的。每次喝了一半才想起怎样把它完整地吃进嘴里,但一举杯,它就谦让地退后,让下面的奶茶居上,用嘴唇慢慢粘着它吃掉,张合张合地也需要技巧,幸好杯子挡着我的脸,谁也不知道到我在干什么,或是杯子挡住了我的视线,不知道别人在看我干什么,就继续了。越是想把“衣”吃进嘴了,它越往下躲,最后奶茶喝光了,“衣”紧贴着杯子的底,这夜想必不能与我温暖共度。眼见杯子被拿走的一刻,心里可惜了一番。

     

    店内一概安静的印象可能是自己概括起来而已,当中不乏有热闹的笑声,我是外人自体会不到个中热闹。店里还有一位店员,好像是店长叫苏菲,高高的,眉目间较宽容,也是易说笑的人,那是我经常看到她大笑的缘故。有时她有些朋友来,或说话的声音大了,像主人一样,很是热情,跟我们也曾搭上好许些话。她的朋友出入,我自然一个也不认识,也没有搭讪,想听她们聊天,也没有认真听进去,就看着往来的几双腿几双手摆过,也夹杂着各样的笑声,自出自入。好像也有面容优好的女生经过,你眼望我眼不过四分之一秒,也就没有后事的跟进打量。我继续喝奶茶。就是,几次都见过苏菲的男朋友,就见面几次,他的表情也与我们没有近乎的熟落,我想会不是他想到这两人操相机看似装逼范儿,每晚来都白喝奶茶的不屑吧。事实上我们都会埋单,只是有纪在的两次没有。第一次,是初见面的那次,他也在。还是古乐偷偷埋单了,也不可知。

     

    是某晚,对于每夜前往hypo的过程,对于喝奶茶的想象,还有待时间罅隙被分针秒针推至十点打烊,我思绪上玩起了层层叠。于是掏出相机,拍了很少的照片,因为当中有更多想法涉及到其他的事宜,也按不下过多的快门,必竟不想过度依赖映像来记忆。当时其中有一想法,我猜度古乐为什么初夜至此会携着急促的步伐。猜度本身的判断对错与否,其实不过是自言自语,他肯定也猜不到我喝奶茶的时候在想什么,或根本没有猜过。我不知道,到一座彼城游走,会让一个过客留下怎样的记忆。上海这个城市本来就灌注了每每背景去让人想象,哪怕各样的想象和眼见都没有重叠,但仍然有若多新鲜的见识可涌现。涌现若多的暗喻来给旅人去凭记着这个城市。嗯,或许上海可寻见的符号隐喻,与别处也会大相径庭,形式不同,但内里一致的,那是对一个过客而言。若我能留下一些淡淡的感情,甚至是好感,当然与此城接触的彼男彼女、与身躯所卷入方圆空间有关。或许这里,也是古乐已代入某种浓淡相宜的情愫之地,若如有异地约会彼岸情人的暧昧和期待,故当初行色匆匆。

     

    将近离开上海的某晚,在hypo喝奶茶的时候,我想到许多人说到外地旅行,都想找到一间让私己贴心的书店,呆上足够长的时间。书店可使人暂时放下行途中的任何进度,去翻那些表里都精致,且饶有趣味的书籍。书与书店的味道、明暗、基调、人情,要恰到好处才显学问。能让人安心停留的彼城某地,旅人是应严选的。无计划者往往不懂挑选,或未能有闲情和时间偶遇某处心仪之地,故无心漫游。或许不是每个人能提出心思放闲,行程密满,处处都未是尽心之处,照片食物于行程收揽一叠,回去就记得来过而已。又像出差,每处都留不住脚的便说离即,更别说能有看书发呆的心思。故许多人单凭仅有的见识,以鄙夷的情感一座城市来用事,那他自是遇不上有缘的人情而已,便不与此城结缘。而适时适地,就在此,喝一杯甜淡却热暖的奶茶,能在体内荡回忆想,大抵也是缘份。没有遇上或无过多择选的某地,是好事,贵精不贵多,可能也是对理想旅程的专一。

     

    是夜,我还拍了那两个angel la babie。他们今晚背对着我,望着窗外的黑夜。我想他们会比之前孤独,不知道脸上的表情是如何,可有感慨,可有流泪。当晚我只拍摄了背影。后来在走之前的早上,他们又转过脸来望着室内,再拍了一张仍然是可爱微笑的。

     

    离开上海的最后一天,有纪回来值班,我只在hypo见过她两次,初见与再见。在别处晚饭也有见,但也不尽相同。

     

    中间好像也没有说太多的事,中午把行李一放,就出去。我们最后一天,将要走的都还要走过一圈。其实之前我有点困想坐在这里一整天不走罢了,但想想还是跟古乐逛一下吧。回来,有纪再泡了两杯热奶茶给我们。这杯热奶茶,如之前,是淡味些的。然后找座位待着,打消这离开前的一小时。这些分针秒针移过的时间,我不知道为何执着起余下的时间来,其实此行连之前到南京十数天,我也想回去。便在细想心情矛盾的缘由。又有将想法交替到不如帮有纪拍一张冲奶茶的照片的情份上。或拍她笑也可以,其实她的笑容也很好看。又或是让她在院子里帮我拍一张也可以。相机内的36格胶片就余下两张,我算过的,结果这两张留至返回广州也没有曝光。

     

    在和有纪交谈的时候,了悉到店内的情况,我在想若我下次再到上海,hypo时候会否消失,在这里见过的女生,他日早已离去,我又会否过去喝那杯不再熟悉的淡味热奶茶呢?

     

     

     

    張相片
    張相片

    張相片

    張相片
    分享到:

    评论

  • 原来York爸叫Gaku都是古乐...不看照片还真以为是别人。
    回复crazylucia说:
    其实平时还是会叫他gaku的,哈哈。
    2010-11-07 20:40:17
  • 喜欢第二张的那两个玩偶。
    回复Mandy说:
    嗯,是的很可爱!
    2010-11-07 20:50:25
  • Gaku的手好纤细啊!。。。恩,他人本来就纤细!遇上有缘的人情,便与此城结缘!
    回复Nora说:
    是呢,好瘦呵
    2010-11-01 11:28:27
  • 克哥你食生煎嗰度,笑死我啦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