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8-15禁闭岛上的移魂都市 - [生活心情]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milingeveryork-logs/73052745.html

     
      
    石 室
     

    脑袋有点入水的效果,又或者说如某些在广州的天气,灰霾一片。看见某些影像又看得眼睛辛涩,像鼻塞了的感觉。

     

    其实就今天开始就这样。有某些时间就这样,想到什么做不到什么,想不到什么就做不到什么,结果让鼻子里的气任意呼出,可是吸回来的像用力也吸不出多少,闷着,人走哪里哪里就都预先调教了一杯感觉不对的“移魂的漂泊”。

     

    notebook看恐怖片,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用手挡着屏幕,耳朵还牢牢地吸着拔不出的怪吟和爆音。

     

    很久没有看片了,是熙熙推荐的。他最近老爱看一些同类型的思维发散片子,我把他们称作精神片。某段时间我都喜欢看过一些。他推荐了几部电影给我,都很新很好,只是看过简要概述,似乎都带着点恐怖和惊栗。嗯,这个时候感觉不太需要看惊栗的片子。结果在跟熙熙谈起精神片的时候,他基本都剧透了一遍。然后我很混淆地把多个片子的剧情又剧透了一次给伊芙莲,结果她听了很惊恐,反应比我想象要大,像恐惧马上将要降临了。嗯,很有趣,我把听过一次的剧情乱套套地重新编了一次,我翻倒是觉得剧情并不惊恐,但我担心她好奇心一重,就看了起来,想多了,会变疯。她是可能会有想多变疯的人。

     

     

    我现在不喜欢看恐怖片,惊栗片。可以说我胆子小,不过我常会夜游,进废屋,见鬼,不喜欢看血肉模糊的画面,假得要死,鬼就非要苍白面孔,吐血吓人无眼珠之类的,也太诬蔑鬼了。然后,我只想说,我想象力很好,恐怖片我知道是没有逻辑的什么会事又傻痴痴地不会逃跑,就是不太喜欢吧,那些视觉符号不舒服。

     

     

    走了一个下午和一小小个傍晚,碰见了伊芙莲,好像是雾里见到一样。说准确一点,傍晚时不见她的,下午见过,旁晚就跟着留进脑内。她像许多戴着眼镜向前走,长了老虎眼一样目光直射地面的人一样,很无辜也很庆幸地省略了许多视觉世界的干扰。我想她们碰到鬼是看不到的,不像我会定睛看看什么是什么。当然呕吐物,血肉模糊的,我离远看见就已经转移视线了。但戴眼镜的人知道,有些东西看清了很麻烦,特别是恐怖的事情。就像盲人,他们感觉很好,但摸到手感不对的东西,可能脑子里的反感比正常人大一百倍,都鸡皮疙瘩滚滚溜溜了。他们想象力都很好。

     

     

    我在她走过一米后,跟着她也回走了两米才跟得上。那我这一刻总共走了多少米呢。嗯,对,这个是小学应用题的追及问题,如果不用函数x解方程,是很费劲且无聊无力的,因为她走得太快,那些参数又变了。为了决定忘记小学应用题的算法,我终止了对追及问题的回忆,一手在她眼前扬过,截停了。

     

     

    由于我今天一起床就感觉不对,所以跟她几句谈话乃至在书店电话了数会还是如堕云雾。说什么到了纪念堂和到三元宫看了什么法事都是真的,不过记得看的时候状态还是迷迷糊糊,跟她说的话一样,影像化,跳帧的,就终结了。大概是睡不好的缘故,说话的时候还惦挂着跟她剧透的一些东西,混在我的脑袋。我们来了一场电影一样大拥抱,好像我幻想她还亲了我面一口,不过当她亲下去的时候又似乎是空气在游离而已,好反复的想法。嗯,那样的心思像做爱的时候,还记挂起某场精神片的情节告诉我,那些虚幻得真实到爆的世界是不能破密的,啊!破密却又是如此符合一个考据癖的心态,只是知道了了解太多也不是好事,回不了真实,哪怕真实是由逻辑紧密的虚拟世界创造。但我都把真实和虚拟尽悉,对位法给我完整预计一切,完了。这些想法通通都不过在一刹那闪过,但足以让条件反射的自然反应都慢下来,疲软了,快射。。。。。。不,不是!!是流出了一公升的游离空气。

     

     

    为了让感觉舒服一点。我选择早点回家。因为看精神片或者是我这晚没有更好选择的选择。天平座有选择困难症,特别在心思恍惚的状态,尽快找一个最好的方式去转移困惑的羁绊,是最直接的方法。结果往往才见郁闷之始,那是源于以最挑剔的方式来排除那些不太理想的可能,矛盾尽生。

     

     

    选择了《禁闭岛》看是因为我了解了剧情,而《恐怖邮轮》的剧情告诉我,会令人想象有太多的恐怖画面。而《移魂都市》则没有办法下载下来,一晚就只看完一场片子就感觉干涸了。像吃很多撑着却完全不饱的空洞,矛盾,迷糊。

     

     

    《禁闭岛》有些片段我用手挡着没有看,我怕想太多,其实我明明知道这里不是一场鬼片。对阿,我都早知道剧情了,那回避的是什么,没有多想。反而一直在看时,脑内想到的是如何用“我不知道剧情”的感觉去看这场戏,多么刻意但没有办法。

     

     

     

    知道了剧情,那些应该惊栗的感觉又打了折,却想在手指缝里看看是否突然蹦出吓死人的镜头,但又知道片子的逻辑我已经掌握,是人是鬼也打了底,这多不尽兴。还要在想,都这样想了还惊恐什么。或是,心理拉锯,在用什么感觉看比较好。就如此这般,弄得我看这戏已经够费神了,一方面想努力沉醉于是否能找出故事逻辑上的bug,另一方面人、人名的关系在我转数太慢的情况下总连得一塌糊涂,影响我推断整个逻辑。嗯,没想到看个电影还搞得我思觉鼻塞严重。

     

     

    临近结尾,主角有点出现精神混乱。我拨了一个电话,听说到明天的唱歌活动取消,是因为国灾的原因,其次我自己也混乱地要吐吐气。把地球毁灭和人、气候年会都拉上了,越说越起劲,可能是我觉得这片本就不应该看,以打电话的借口来暂时沉迷在不用多想,不用给力的心理环境之中。乃至电话粥煲完,差点忘记了电影已经看到最惊心动魄的心理分水岭。

     

     

    把剩下的戏份还是看完,有点累又迷迷糊糊去。有片刻自己跟自己说:别看太多精神片,会疯的。另一个声音又说:如果我所看到的事情不过是假想出来的,哪真实是什么???

     

     

    精神病人若要寻找一个真实,假设所有东西都是假的,他便要把真的东西找出来,若找不出,人的本体就会消失。我想这可能是值得忧虑的事,那找到真的又是什么?还是安于现状,可以让假的东西给习惯被欺骗多年的思维舒适地倚赖一下、两下, 再不需给力就插入了第三下,便能放弃追求真相了。

     

     

    知道得太多并不是好事,会疯的,因为可能自己还没有一个合理的逻辑系统来梳理知道得太多的事,但人又急于定位本我,结果想不过去就疯掉。

     

     

    是呢,即便我的想象力能有这么好,虚构一个场景是让我看了一部头脑发热、逻辑严密的电影,这个想法不成立,证明我还没有疯掉。这场电影观看的过程还思考着无数的逻辑。甚至身边发生的事,不过是因为发了一场梦,而创造了另一场梦的因果关系。我知道了那个梦中是梦的事实,想极力让自己让别人去帮这个梦证明,那不过是虚拟世界,要划清界线。殊不知,自觉更合理的虚拟世界外的真实,也不过是另一场梦的场景和故事而已。

     

     

    记得有几次在某些场合,我鼻塞得要紧。世界的边框开始松懈了,我说那是我戏剧化生活的开端。之所以说戏剧化,是因为整个世界的事情都有各种可流散的剧情布置。任何剧情的出现,都没有关系,我不要假设坏立场去抵触那些剧情的发展。说得不动听的便是,我没有能力掌控各种可流散的多枝剧情。又拿做爱作比喻,毕竟性是人对欲求获得的最贴切的一种心理基准,起码我不是无欲无求。记得某一次做过了头的时候,躺下只顾用力吸气,头脑鼻塞得要紧。尽管物理上仍有过度的体力和热力,但头脑却清醒的说:没有戏唱了。我认为这样问题严重。

     

     

    之后再想,只要当时不想什么去沉醉地全力投入追求高潮之时,是可以将欲很好的贴近了主观上的求,但这种刻意是要给力的,当我不给力的时候,麻烦便潜移物化,我会更挑剔的偶尔想起没有什么能满足所谓的欲了,不单纯是高潮。我了解到自己欲求的极限是有的,简单说某种感觉重复也没有突破的时候,那已经到尽头了。 理性的划断了对于做爱的本质追求。哼,听着好笑,反倒是,这样岂不会令我性冷淡? 但是,我是基于传统物理的架构下生长起来的地球生物,原来我还可以要有正常的反应,不过已经不是轻易归顺主观决定客观去做罢。

     

     

    结果我不时会凭借的各种幻想去创造各样的主观感觉,便成就了我对戏剧化生活的放任自流。可以说再这样下去,很容易什么都可以接受,接受完之后我不能摒弃传统物理上的游戏规则,不断堕入两者之间矛盾的思考当中,并风摇草摆地看似随性,实质抵御无力地让不能败脱的换位法随机批判另一方的存在其实是虚假的。也就是回不去某种单一的状态,单一的唯心独劈,也就是开始“疯”了。

     

     

    当我经常质疑自己在关心什么的时候,一切都似乎变得很无所谓。甚至同情起那些疯子。人们都说他们心理承受能力差。哼,也没有差不差的,命有时就是天命,我既然可以选择放下,那同时并存的一念天堂的理念也会生效,做不出颠覆之事,除非某些不可逆转的事要将我的天堂烧毁,那该是命。某种物理上的愧疚心一旦呈现,我就知道音符抵达了五线谱的自我底线,那放任自流的节奏也必然回返,那就是还说得通的宇宙法则。结果包容性太好,便戏剧化。或是传统定义上的疯了,或是信仰。

     

     

    接着,我该看那部不想看的惊栗片好呢?

     

     

    分享到:

    评论

  • 推荐多三部电影过你:

    《入侵脑细胞》

    再看同一个导演的另一部片《坠入》,这个不是精神病,很超现实的励志片

    再看《美国精神病人》

    :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