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7-19蝉退 - [漫游广州]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milingeveryork-logs/69727129.html

     

     

    2009年摄于悦庆堂

     

     

     

     

    得知梁伯离开的消息已经有一段时间,而且我知道自己并没有为他拍摄过任何一张照片。

     

    作为一个游走在街道的人,拍摄或漫游的人,好像是一个闲人,游手好闲得静观着城市的变化,却只能用对己慰籍的所谓记录方式,去承担了单点的社会记忆以及私人的城市记忆。

     

    哪怕记忆是个体的,也是共有的,而最后还是回归了个体。

     

     

     

     

    我去了梁伯的铺头约有五六次。有和朋友去特地拜访,也有我自己闲过走进去和梁伯聊天的经历。我在思考这些闲聊的过程背后或者随便满足自我拍摄几张记忆照片背后,还能带出点什么价值。

     

     

     

    大概这代人,就是开始知道或把控了自己所能掌握的传播能力,以网络,活动,媒体,等不同的媒介去将个人微弱的呼声累加至一股顺势而上的“保育”大潮之中,成就了前所未有的“撑粤”浪潮。“八十后”所一直为被标识社会责任感缺乏的主流群体,抑郁已久,这次终于找到一个正气且对口的发声渠道:“吾好屈我!” 乃至狂吼,也有人开始叫嚣和脑残,和某些人会顺流而上,或阴嘀阴嘀无声无息地还想分一杯“撑粤”的羹。“撑粤”在狭义的潮流中大概是多了一样给年青人填补生活的新“玩法”。

     

    这股原本纯粹的力量总不能扭结一体,也掺渗着自我怀疑,同时也暴露了这代人坚持独立,义无反顾的倔劲。不过这或许是“撑粤”能更多元发展的多面睇,这个变化万千的新纪元也不由得这代人瞻前想后,还不是要义无反顾,行动为先,是潮流,是偶然也成就了必然。

     

    “撑粤”意识没有完全割裂的真情或假意,两者之并存,既源于社会现状,现实情感,也可以说来自潮流,自觉纯粹,便要一鼓作气,促成保育行动实施的动机和力量之源泉。

     

    有时事态的进展很戏剧化,真是一出好戏。好像《十月围城》中的胡军才是最大保护孙中山的人。如果有高手高手高高手在掌控着事态发展的,甘已经系屈机,因为神又系距,鬼又系距。所以共有的又再回落到个人,执着于眼前所能提供的凭己之力,以影响极有限的人就已经足够。最后也会回归到“撑粤”的纯粹。

     

     

    之前看到〈南都周刊〉拍摄的一个恩宁路专题 yunning_project,是我看过关于这个城市影像,与现实连结得最相近且拍得最好的一个系列之一。当中有梁伯的照片,同时也有友人拍下相同的画面,我相信凝聚这股力量的人我大概了解到他们的团队同样是如此强大,也看到了“撑粤”的真声。

     

    从梁伯的离逝,悦兴堂结业,引证着我所书写和拍摄的城市记忆画面正日渐消亡,这是我不期待但却能预见和要正视的境况。

     

    金声电影院的拆迁,到恩宁路的改造,乃至大广州、南粤文化的改朝换代。未来所能寄望的,或许只能依靠真正“撑粤”潮流延伸下去,沉淀下来的内力为之延续。

     

     

    梁伯在悦庆堂 by 姚嘉

     

     

     

     

     

    再说梁伯,在恩宁路旧城改造未果之前,他已经离开。即使他的家乡不是广州,却从他这几十年在西关悬壶济世的点滴被我认为他才具有最典型广州人的特质。

     

     

    在梁伯店铺内,我很喜欢也很容易被吸引的是一种药材 蝉退

     

    记得初与梁伯见面,他精神闪烁,中气十足,其后觉手脚发紫,自说能医不自医。

    即便和媒体朋友倾说此事,也得到会有应有的社会缓助,得到关注,还是心中无底。

    直至得悉梁伯仙游,走过多宝坊不再见悦庆堂的招牌。

     

    我突然想到,梁伯就像金蝉子转世一样,用仅有的微光,以己为任,影响到身边微小而微的人,成就了一种闪亮的特质,是个人所有,也是这个城市所共有的。

     

    金蝉最后也要脱壳,壳能下火。火一样的潮流最后退去,还是回归到常饮凉茶的人的五内。他们淡定,平素的气场相信仍能坚守。

     

     

     

     

     

     

     

    再说而自己所拍摄的,

    不力求画面的荡气回肠,只保留内里的淡淡回甘。

     

     

     

     

     

     

     

     

     

     

     

     

     

     

     

     

    梁伯,名叫梁世洪,被街坊亲切地唤做“梁伯”。他虽生在清远,却时常念叨着自己的西关情结;虽证照不全,却靠一支笔一张纸收获“妙手回春”的口碑。

     

    1961年,梁伯孤身从清远家乡来到广州。先是在荔湾宝华市场卖草药:5角钱一扎的孩儿草、独脚金,坚持卖了10多年。到了上世纪70年代末,宝华市场改造,药材铺搬迁。不舍西关的梁伯四处寻找落脚地,终在十五甫正街安了家,边给街坊看病边开方子。2004年,老宅被政府认定为危房要拆,他搬到了恩宁路多宝坊。转来转去,都离不开西关。

    事实上,梁伯为街坊看病并没有牌照。有街坊甚至称他为“黄六”医生,但让人好奇的是,他的客人总络绎不绝。“最淡的时候每天10多人,最旺的时候从早上7点做到晚上9点都停不了,”邻居黎叔说。在西关,像这样隐于民居中的凉茶铺已经很少了。

    凉茶铺里,一幅社区民警赠的“妙手回春”道尽玄机:凭经验、靠口碑。

     

    从前年恩宁路拆迁敲下第一锤后,街坊各散东西,这间街坊凉茶铺的生意越来越差,而近八旬高龄的掌柜梁伯身体也一日不如一日。梁伯曾表示,很希望能卖自己的秘制凉茶卖到终老,不想看到经营了40载的凉茶铺关门大吉。无儿无女的他,也想过招收弟子,传授他积累了数十年心血的秘制凉茶药方。去年年中,拆迁之期迫近,他更曾托朋友物色凉茶铺新铺,希望将凉茶生意延续下去。 

    然而,还未等到搬迁新铺的那一天,梁伯就告别了人世。 

    分享到:

    评论

  • 哦哦...新快报的纸质版裁到要肉酸..
  • 文字写得真好..本来我也想写点感受的..毕竟我也很高兴能为梁伯拍一张他自己都很喜欢的图片..但无奈..就是写不出来..囧
    btw...点解你有呢张图片ge?呢张..应该系我俾新快的图片来噶..佢刊登的时候还裁到不成样..唉..郁闷..
    回复yoga说:
    我在新快报电子版那里拿的呢
    2010-08-06 11:33:09
  • you ok?撑你!
    回复politix说:
    tks~~
    2010-08-06 11:34:34
  • 看到这篇真是百感交集,虽然能记住的人不多,但如梁伯这样的一定会牢记。
    回复crazylucia说:
    是阿~!
    2010-08-06 11:3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