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7-18无病呻吟 - [相機生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milingeveryork-logs/69553187.html

    人民南路

     

    扯两件事

    (一)

    话说韩寒的《独唱团》出炉,肯定有倒韩派的人拍砖,那是谁在新闻看过后名字也忘记了,只留在脑中还有像口里长了飞滋,搁着搁着不爽的一句评论:那些文字都是些无病呻吟

     

    那些无病呻吟,就好像平常大家口中说的那些脑残一样,阴毒地等同了林则徐当时在虎门被销毁的烟那般低劣,无休止地扩散蔓延吞噬着新的纪元。

    且不和脑残辩护,只说无病呻吟。我不能理解,所谓有病就那些把战争年代流落下来的人心叵测,英雄气短,或文学巨匠笔下的惊涛骇浪下的生离死别才见得病入膏肓,才值得以文墨渲染?或非要把天灾人祸,分隔流离越描越黑就显得整个社会血肉分明?

    这代人生下来已经在一个顺应天命的病态世界下成长。少了多少所谓的纯粹,再直接些可以说是从常被标签的八十后开始算起。那些从小就没有经历任何艰难,平铺直叙,毕业工作,失业游荡,或有无规矩逐渐导入自己家室的大儿童,中间说起来,笼统被标识无病呻吟的多愁善感,移情别恋,甚至饭饱无聊振臂高呼,自叫自吠,愤世嫉俗的人。他们的事,似乎都不是正经事。并引申为空虚、软弱、无社会责任的同义词。

    期间,软性,隐隐作痛,心理污染等无具形骸,意识上存有与现实生活的针锋相对,同样如黑暗的兽,稍失防备,便被齿裂得体无原肤,败絮其中,而且防不胜防,具杀伤力的,致人分裂的,逐步阴干的。像七伤拳打来,经脉尽碎,内伤得如一片腥血惨地。那不是练就金钟罩铁布衫就可以,随意抵御的精神侵蚀。

    若无病呻吟提及的无病等同了被侵蚀的这代或九零代,或千年代,未来代被侵蚀的精神是抵死,无罪可恕,要被活埋。而就呻吟本身或许就单单是心灵的自我救赎,也被贬得追溯前身 -- 你这家子算的是什么病?无病装病,还好让人表示你们是愤青脑残肥猪流等病态名字。

    至因的病灶和无病呻吟的人的联系,似乎被活笑无病呻吟之人稀释淡化,可惜你们难道又可逍遥置身三界外,就成了义正言辞的文学卫道士?以遥远的历史来说,你们也不过是某细末情节下,某功利立场中滋长生息的一颗草。

     

    历史永远不能成就被知释全体的真实,但时间却见证着相向,多元。越有某种不齿的藐视存在,越能突现被藐视的真实的巨大。

    可以说,所谓过去的人,他们没有正视和包容未来的演变;现在的人,简单地随波逐流且当局者迷;旁观的人,麻木且不能逃脱地前两者的感同身受,并在此写下似乎偏帮有病世界的惑乏句子,无立场的人。无立场不是病人,无立场也是时间所能见证的立场。

    (二)

    最近多看了博客或陌生人的相册,以示自身的八卦,说得动听一点是在审时度势,我还是惊怕跟不上时势,但不是狭义的潮流。

    大多人的日记就如自前所说的都在无病呻吟。或大多数在自己的圈子中自得其乐。我喜欢他们,他们都乐在其中,虽然不少朋友都疏冷了自己的博客,或投身围脖或日日沉醉游戏或电影等。但在高度人机接驳的时代,岂会轻易低碳脱机。

    我趁好天气且工作间歇,都往街上跑,三十六七度也要晒他几天,也很久没有拍照,所以想拍,无心有力,显得有点彷徨,这是明显业余的方式。最后拍得一堆照片,与朋友笑言,终于有图片可以更新博客,结果有重回人机接驳的困境。

    现在的博客,有点按自有的逻辑去运行,我不用刻意为更新而更新。更新不过是一种性隐喻,就好像析评《胶片之恋》的摄影师一样,哪怕他拍得如此动听,画面如此艳美,手持怎样的莱卡,都不过在按下快门的刹那,满足了射J的快感。不过博客也好,写字也好,摄影也好,什么什么都好,更多人都无法获得精神逐步提升的快感,只得在自W之下,有层次有技巧有艺术地自得其乐,可惜总有时会觉得缺了点什么,精神又空乏了,为无病而呻吟,

    我宁愿知足常乐,于是,只能不断执着发现生活中简约朴实的共同点,然后发蛋一样把他们发大,发大。最后煎成一张蛋饼,薄薄地吃进口中,都是无比的美味。就是宁愿,希望都无用,未来在多变,资讯在爆炸,糖衣世界正用垃圾本质不时为煎蛋的心情去加油添醋。

     

    于是我的八卦就被这些醋所催生得多情,哪怕知道是不好吃也要尝试多种可能,看了无数的博客和许多摄影师的照片,和人们共有的喜感。才发现想多之后,就定位在一个夹心层。

    夹心层就是一种业余,就是普通人。说起业余是对应专业而言。不过专业并不是唯一的标准,只是专业的,会有值得学习的事,就这样。

    那些很高很远的大师或著名的摄影师都没有能了解到什么,自当故事看就好。其次,许多人的照片没有触动我的感觉,平平泛泛,包括自己部分的照片。 反倒最近才发现某本地媒体的摄影记者IVAN的图片博客,引出值得关注的心情和刺点。

    就是罗兰巴特,在《明室》中说的刺点,图片有刺点,博客也有刺点,按我的说法便是有许多bug,不是缺点的bug

    IVAN有一种对摄影的热情,和我游走城市之间和感受情感的拍摄的热情不尽相同。

    排除了极具视觉冲击的照片外,那些只是故事,余下的,竟令我可以一页一页地将他的博客往后翻。

    我无法估量和感受他在战地、灾区等的心情和对人生和自身的思考。但因为是同城也是同代人的缘故,我喜欢当中ivan关于生活的描述,哪怕是因为借他会摄影之便,往往逢亲朋好友结婚,他都会成为免费劳工。又或与好友同事去唱k,友人的离世时找来同在东方乐园的合照来缅怀,父母的相貌在镜头之下就应是如此平实。内外的对比,会觉得这样摄影师手中的图片,写下的博客更是有血有肉。相比那些无病呻吟,春光花月,素色柔情的博客,ivan博客的层次所展示的显得相当丰满,还有加密日记(加密的我可能写纸上了)。我不相信人的生活就如此单一,所谓的美好就不过是大潮之下的平和月色,博客仅仅选择呈现多少的自我而已,包括自己。

    记得有一张图片是他在天台拍的,我认为非常好,只是工作的准则并没有被认同。我想这便是我之前说的所谓专业也不是唯一的准则。

    而当时在看那些图片和了解到专业的团队在拍摄非工作性质的照片时,假切我们遭遇了同样的题材,我想既然有这样的人,那我自己的照片又不过是显得如此业余。

    对,应该某些时候要纠结一下,是好的,尽管摄影器材业余、知识理论业余,那追根到底会问自己拍摄的初衷是怎样,还是会回答:那不过是满足自我归结的想象和记忆而已,不过它与催生自我的世界的某些元素重合了。

    况且,36格中都不单纯保留纪实的思想。哈哈,开始有点自圆其说了。其次,自己有时也当局者迷,不知道拍成怎样。比较也是一种好的学习方法,思考与坚持是执行的保证。

     

    我还是如游人一样在好奇地拍摄着这个广州。

     

     

     

     

     

    射J 和 自W 还敏感词,妈逼,差点弄得我不能写~!
    你们懂的就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海珠桥 2010-07-18

    评论

  • 我就是每天都在无病呻吟的那种人 赫
    回复cha说:
    多睡觉,多喝水
    2010-08-06 11:3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