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7-15猫尾草海岸 - [相機生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milingeveryork-logs/69341397.html

     

    我是惧畏镜头的单眼皮少女一枚,习惯把头发攥起来,不喜欢被拍摄,喜欢美女。

     

    在江边,听着美空云雀在啊啊啊地吟唱时,头发突然被你解开了。

    我突然才发觉,自己竟拥有一捧充满弹性的头发,在某个炎热的下午被汗水紧贴得条理不清,但不失姿柔。

    日常被攥扎起来的我的形象被不合情理地脱下,变成另外一个我。

    还有,原来这个我的手臂上有一段纹身,是猫尾草的纹身。

     

    我有一个俄国女间谍的名字?

    还美莲达呢,哈哈哈太有喜感了。

     

    我承认,这个我是基本不存在的,仅仅出于偶然。

     

    嬗变的体温,让我把衣服都脱了,留给日光晒个暗红又有何妨。

    按着肩膀上变浅的bra带轨迹,竟然偷笑了出来。

    再往颈后颈椎以下的骨节一抹,都湿透了。

    有汗水的稀薄感,同时也让指纹抹到一层柔滑透明油液的混合掂触。

     

    哎,干脆盘起腿往干草堆上就坐下好了!

    不顾及仪态,这跟平常的那个我还是相似的。

    用鼻子碰上象猫尾一样的野草,尝试被你们一层一层软化。

    你们都好像蒲公英,只是如何努力地吹,也不会看到漫天飞絮的场景。

    你们大概叫猫尾草吧。

    这里就是猫尾草海岸对吧,啊!一定是了,原来就是这里!

     

    你说过,不要用鼻子去碰这些草,我没有把任何一个字听进去,就是喜欢,喜欢没有理由,因为你不是我。

     

    这种时候,我太感谢近视。没有近视的人怎样费尽心思也不能体会这里的丝毫。

    不单纯是猫尾草的温柔,还有闪光的水纹,局促但温暖的光,都象淡淡的水彩沾染了过多的水在纸上化开了。

    是被包围的,象远处传来美空云雀的低吟把每一寸肌肤都完满地包围。

     

    烟囱、厂房还有那个那个长满锈红色的什么圆罐,和对岸的巨兽们似乎可爱起来。

     

    没想到这个我会和自己说出这些肉麻的说话,撒,好嘛,这个我大概在日落之后就会消失了。

    赫赫,好腹黑的想法,喔,想到这里,又回到原来那个腹黑的我。

     

     

    我不期待时间的停止,不然就没有了日落。

    趁太阳还没有完全衰落,这个我要完整地感受自我消亡前所有美好的过程。

    多美的一件事,我是许久许久许久三个许久或更多个许久来形容,我好长一段时间没有看过日落了。

     

    你也是吧。

     

    脑海转入另一段歌词,

    You make me tired ~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美空云雀 2010-07-15
    抽 机 2010-07-15

    评论

  • 猫尾草,这个名字我喜欢~
    回复罗宾说:
    哈哈。自己虚构的呢
    2010-08-06 11:34:13
  • 这种草软绵绵的让我经常想揉散。
  • 图片显示不正常。。